你問 還好嗎
我說 "就這樣啊 他要 我就陪他演上一臺戲 連臺好戲"

你問 傷的深嗎 
我說 "傷嗎 閉上眼 就是黑暗的疼痛"

你問 可以接受嗎
我說 "沒什麼接不接受的 人家敢說 我有什麼不敢聽 只是信不信在我"

你皺眉的說 "可我的小公主啊 妳一向那樣輕信"
是啊 只是啊
這世上的人 多言而無信 

你喚著 我的小公主啊
莫失了自己 忘了方向

莫失莫忘

我親愛的 我唯一的
若不是你 我和誰倚肩等待黎明曙光 


    全站熱搜

    bunn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