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不能明白我的無理取鬧 
你說我一次次的為那人鬧著彆扭

可你知道 脫軌與失序嗎
一如往常 我以為 預念是不準的

而他和你一般躲藏時 便該明白
終究是又回到那條軌上了

但這一次 獨獨這一次
欲念失序

我嚐過那人給的冰冷
便說再也不使人嘗試那種傷害
所以總說要放了他 卻總是放不了手
有時我忍不注的想
那人的世故與冰冷 能保護的 究竟是自己亦是那人所謂的朋友
之於前者 我對那人只能有思念
繫於後者 那人可知 沒有人真正的被保護 
冰冷帶來的
是看不到的失落 心才感受到的失落
我意圖消弭的冰冷 卻使自己落入那人的混世



全站熱搜

bunn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