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Louis 的 Gateway Arch
第一次想去 是因為海獺在那裡遇到我喜歡的liyin學姊
好久沒見大家的我
在球場上嚷著 我要去我要去 熊熊要去St. Louis
流氓說 好啊 去看看
終究 沒有成行

今年變老之前 還是去了嚕

遠遠看的時候
其實有比一點點多的失望
好奇怪的建築喔

等到站在它的下面
炎熱的天氣跟長長的隊伍加上一點都不開心的陰天
對不起它的有點不感到它的震撼

一直到M說了 "這是美國往西邊發展的象徵"
才意識到 從遠處看回去
拱門的那一邊
曾是怎樣的驚險與未知
拱門的這邊 卻不一定安逸
由此 感覺到它的沉重與巨大

很多年的以後
都還會想起拱門的這一端
我曾怎樣的看你
怎樣的以為 兩個世界能有所關連

全站熱搜

bunn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