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五實驗室大老闆心機的請吃飯 (說是吃飯是客氣了 沒什麼好東西吃 氣氛又差)
席間下午要給講的米國教授問了同桌人這個問題
一時間好生尷尬

從教授左手邊開始
台灣人有兩個美國女兒 辦綠卡中
台灣人 H1 第一年
台灣學生 J1中 快要回台灣
台灣學生  J1中 之前想轉F1 目前放棄
大陸人 J1第三年 一家都到米國 全家掛在一個J1上 等著大老闆給辦綠卡或是H1中
台灣人 H1第二年
大老闆 舊米國人 現美國公民

遠遠另一桌 有個更令人感嘆的大陸人
J1第四年 老婆J2 小孩米國人
苦等H1多年不成 日前向大老闆要求延長J1一年 以達成楓葉卡申請的標準 被拒

轉換身份中的人 往往不知道要回答哪一種答案 大部分時間會回答 original from
苦苦等待新身分的 只能小小聲 苦苦澀的回答

和非法移民比較起來 有SSN似乎前景比較明亮
但是非PR 的Gap 卻實實在在存在
看這著些人為了轉換身份忍下的辛酸跟大老闆的"壓榨"
讓一句簡單的問候 成了沉重的問句

全站熱搜

bunn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